译言:你的任务,设计自动驾驶车辆内饰

你的任务,设计自动驾驶车辆内饰

在正式开始本期译言之前,我想请大家先看一段奔驰S级轿车的视频:

心细敏感的读者可能会发现一个细节:在自动驾驶过程中,驾驶员双手放在腿上,或者悬空在方向盘两侧,随时准备救场,当然,这只是测试中的场景,以后技术成熟是用不着这样的,那么,到那个时候,驾驶员双手该怎么摆放呢?这不仅仅是双手怎么摆放这样简单的问题,而是,整个汽车内饰的设计都要被颠覆,要知道,现有汽车内饰设计的格局是由功能的需要决定的,当造型的基础——功能需求发生根本性的改变,造型必然要随之变化。

正好我本科的毕业设计最后演变成了“自动驾驶服务系统”,对这一块比较敏感,当我看到奔驰S级轿车的这段视频,马上有了一大串问题,搜索了一下其他人有没有这样的疑惑,于是发现了下面这篇文章,翻译成中文,与大家分享。

——————————————————————————————————————————————————————————————————

译言第二期:你的任务,设计自动驾驶车辆内饰

一个工作或锻炼的地方——就在你的轮上客厅里

Mark Rechtin 发表于 2013年9月23日,翻译:吴瑞东
原文:http://www.autonews.com/article/20130923/OEM03/309239995/your-assignment-design-the-interior-of-the-self-driving-car/
驾驶模式

今年米其林设计挑战赛的焦点是设计自动驾驶的交通工具。其中一件入围最终评审的作品来自韩国的金度炫(译注:原文为Kim Do-Hyung),他构想了一种紧凑的大众城市车,这种车在进入自动驾驶模式后会收起方向盘。乘客可以在电动超导体的帮助下重新布局车辆内饰。

自从世上有了汽车,车辆的内饰设计都围绕司机展开。但对于自动驾驶的车辆而言,内饰设计的样式、触感以及功能会是怎样的呢?这是一个设计师和工程师在准备着手设计第一代自动/半自动车辆时认真思考的问题。“如果司机不再开车,那么车厢将变成的和其他乘客之间更为民主的空间”,福特美洲设计部门执行主管Moray Callum说。一些在路上跑的车,比如被重新设计的奔驰S级轿车,在受控条件下可以自动驾驶。但是我们还没看到跟自动驾驶相适应的内饰设计。只要交通工具还不能完全自主驾驶,相应的内饰设计应该能让人类驾驶员在自动驾驶(突然)不可用的情况下快速响应,这也就阻碍了车厢变成轮上会议室。

 驾车时烹饪?

内饰组件供应商们在针对如何设计自动以及半自动交通工具做头脑风暴,但迄今为止大部分的产出是渲染图和模型,还没到进展厅这一步。江森自控汽车电子及内饰集团的负责人Han Hendriks有一份针对半自动交通工具的重点特性清单,同时,他在(依据这份清单)考察内饰设计几乎每一个元素。这份清单包括:可隐藏驾驶控制系统、安全气囊的替代品、更自由的腿部空间、可以完全躺平和旋转的座椅、可调节扶手、视频会议支持、可从氛围灯光转换为照明灯光的车厢照明,以及可隐藏附带电脑充电的工作台、蓝牙适配、互联网接入。

其他的点子包括乘客在车厢里进行体育锻炼或者做饭。当然,碰撞安全因素并没有被忽视——因为自动驾驶车辆还需要和人类驾驶的汽车共用几十年道路。Hendriks说:“我们把这看作一个有趣的机会,人为错误是可以接受的,但机器必须做到100%精确。”在思考未来汽车内饰设计的时候,有个关键问题需要解决,那就是从自动驾驶到手动驾驶的切换。如果车厢正被设为工作空间模式、摄像头开着、乘客沉浸在商务简报中,这时车载电脑突然告诉他还有10秒钟时间切换到手动驾驶模式,他如何短时间内改变内部空间并且接管车辆?

那种情况充满了危险。这也就是为什么斯坦福大学研究汽车及其社会角色的工程课程Revs创造了一个用于测试那种情况下驾驶员反应时间的模拟器。Revs课程主任Clifford Nass说,“想象一下在阳光明媚的天气下你钻进一部自动驾驶汽车,车外郊区的道路空旷畅通,你开始玩愤怒的小鸟。一个小时以后,车子突然要求你在10秒钟以内接管它开始手动驾驶。不像之前阳光明媚,现在下着大雨,城里塞满了汽车,你后方左面那台车还很不老实。如果你之前一直在开车,你可能会注意周边很多事情,但现在你就像从外太空空降下来的一样,你对周边情况一无所知。人们是否能对这种情况有心理准备,我们毫无概念。斯坦福大学正在研究一种车内简报功能的设计,这种功能使得车辆可以迅速让车内人员跟上驾驶的节奏,这非常像客机驾驶舱的命令转换功能。

十多年来,米其林设计挑战赛让很多年轻的设计师——从高中生到设计专家,参与到构想未来交通工具的过程中。随着自动驾驶汽车被越来越多的讨论,它自然而然成为今年挑战赛的主题。对于作为米其林工业设计师的比赛评委Ben Ebel而言,许多参赛作品是为有激情的汽车准备的,这是鼓舞人心的信息。“现在有一种认识认为自动驾驶车辆正变成一种电器,而不是运送你的设备“,Ebel说,“但我们发现这种设备可以透过在自动和非自动之间进行演变的方式反映出驾驶员个性。”他提到一个关键问题:“到底人们会仍旧希望手动开一点车,还是说未来自动驾驶车辆仅仅充当一种交通工具?”“如果它是个性化的交通设备,我认为可配置性将是最重要的一点”,Ebel说。“当然,对于那些有通勤需要的人,他们会需要一块工作区域。对于那些需要拉家带口或者运点东西的人,他们需要车辆有多样的配置可能性。所以我认为你会在内饰中看见许多可配置区域。”

同时,舒适度可能是设计的重点。

“我们可以观察超豪华班机的设计”,他说,“像波音787梦想客机或类似的机型,看看我们能如何从中有所借鉴,让乘客旅程中在仍然有地方办公的情况下保持非常舒适的体验。”像旧金山的IDEO这样的设计公司正在对自动驾驶方面的问题进行全面的研究。例如,自动驾驶的汽车也可以改变人们旅行的方式。“对洛杉矶-旧金山之间这样的短途旅行究竟应该搭飞机还是开车的争论可能会戏剧性的改变,‘如果你可以跟家人轻轻松松出门’而这时你的小货车自动把你送到目的地,却不用担心5号州际公路折磨人的路况”,IDEO合伙人Diego Rodriguez说。

但那仅仅是开始。自动驾驶车辆可以自主地把一个8岁小朋友送去学校或棒球练习场嘛?如果可以这样,Rodriguez问到,这种车辆需要如何设计以防止小朋友获取车辆的控制权?福特的Callum认为内饰设计的可能性正回归到文艺复兴时期传统的马车轿厢时代。但在平衡理想与现实的时候一个参考重要因素是自动驾驶车辆是否需要在目的地的“到达感”。“如果它仅仅是一件为自动驾驶交通工具定制的设施,那么你有的仅仅是一件设备,因为你不会‘到达’任何地方。它只会受到严格管制”,Callum说,“车停在餐馆门口,从车里走出,叫车子离开,这会有多酷啊。那会是一个很戏剧的场景。”

作者Mark Rechtin系美国汽车新闻网西海岸编辑,Shiraz Ahmed对原文亦有贡献。

最后送上一段音频:从1939年谈论自动驾驶“未来”的广播节目,到当代各路专家对自动驾驶的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