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绿才是春

从老家回到上海,四五十天一下子过去了,今天整理了在家乡拍的照片,一并分享出来。

这是我六年以来第一次在家经历春天,在外地读书的时候一次没有在寒暑假以外的时间回来过。因为时间比较特殊,同学朋友之类没有一个回来的,所以没去逛街,能让我出门的就只有青山绿水了。

离家20分钟车程的地方有座山,一到初夏的时候漫山遍野都是金灿灿的黄花,所以取名叫“花山”,其实那黄花是金鸡菊,一种外来入侵植物,会跟作物争抢养分,不过由于那片山本来也没种什么东西,再加上黄花好看,也就被接纳下来了。到那里,发现今年开花比往年晚不少,金鸡菊花苞还没长好(后来得知今年等到5月底才开),就随意绕山走了走。

Fields

Floweret

Buds

上图就是金鸡菊植株,此时花苞还没长好。

the Beginning of the Canal

Lady Beetle

在钢筋水泥的缝隙里生活太久,回到这样自然纯朴的环境,恰似久旱逢甘霖,看这些瓢虫在枝丫上钻来钻去,特别开心。

Canal Pillars

工程之美

Rape Flowers

Purple Floweret

Field and the Canal

Reflected Canal

Wheat

Trees and Field

Farmer

Dog Looks Back

Dog Portrait

一位婆婆在种打瓜,我想过去跟她聊聊天,她养的这条叫“胖胖”的狗发出低音警告,身子腾地站起来准备冲向我,被那位婆婆喝止了,我随后跟她聊了几句,这时候胖胖放松了很多,再等我过去跟婆婆近距离聊了一会儿之后,胖胖已然把我当客人或者说朋友了,它会跟着我到处走,一边摇着尾巴,很开心的样子,当我站着不动的时候,它会蹲坐在我脚边,有时候直接蜷起来趴在我脚上。

那位婆婆跟我讲,她儿子在广州工作,做房产经纪人,代理租房卖方的生意,好几年因为忙没有回过家,我问过年怎么不回来,她说那个时候人手紧,业务更好做,待遇也更好,就不回来了。

离开的时候胖胖不肯,恨不得横在我前面拽我留下,我瞅了一下婆婆,她说,真没办法,它就是粘人,最后在婆婆的帮助下我才“脱身”。

Dog

Dog

Dog Sitting on My Feet

当一只动物信任你,对你表示友好的时候,你不觉得很开心嘛?

最近读关于设计与认知的书,了解到旧脑(paleencephalon)、中脑(mesencephalon)、新脑(neencephalon)的概念,狗应该属于有新脑的一类生物,而这类生物有一定程度的理性思维和自我意识,所以在观察到我跟它主人友好的交流后判断我是友好的,于是对我也表现出一种友好和信任。最近决定尽量少吃猪牛羊这类有新脑动物的肉,他们在被宰杀的时候比鸟类这种没有新脑的动物更恐惧和绝望。

扯得略远了,回到绿色中来~

Vista I width=

Vista II

Handshake in the Air

Grassland

Pine Seedling

Red Seedling

Mountainous

Chinese Scholar Tree Flower

Town in Distance

以前没去大城市的时候,没有觉得绿树青山算什么,当走出大山,来到一年有3/5的时间空气处于污染状态、每天上下班都要戴口罩的城市后发现,自己的童年能在青山环抱的环境下度过,也算是一种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