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像二〇一四 | Imaged 2014

2014即将结束,在此通过一百张照片回顾过去一年发生的事情,以作纪念。 这一百张照片,有记录某个特别时刻的,有记录旅行所见的,更多的则是对生活琐事的记录。我希望通过一张张照片串起我这一年的经历,用或多或少的语言回顾当时的场景和心境。

   送上Röyksopp 的Thank You,感谢大家一年的陪伴。


如果要用一个词描述过去的一年,那就是“奔”——奔往另一家公司、奔波在另一座城市、奔向新的自己。

初中以后没穿过衬衣,认为衬衣太拘谨,喜欢穿无领的T恤搭配卫衣、牛仔裤,喜欢没有发型的发型。但自从加入前司交通银行项目组,每次和行内同事开会,总觉得哪里不对,后来发现是服饰的问题——他们有领子,我没有。为了尊重客户的文化,也为了更好地沟通工作,我去买了一件衬衣。穿上衬衣,自我感觉明显改变,少了以往的灵活自如,多了担当与态度。随后又入手略生活化的灰色棉质衬衣,用以平衡两种感觉,最近又入手了一件纯白棉质衬衣,用于更正式场合。

大家看到软开的建筑,大概也对里面的作风有了一定认识,不难理解我为什么也开始穿衬衣了。

住在张江镇,远离上海市区的繁华,虽然生活上多有不便,但也落得个自在清静,夜晚的张江高科非常适合骑车,空气质量和时间都合适的时候会骑车出去跑将近20公里。有次骑车回来,装备还没摘掉,在镜子里看到了自己,觉得这样子挺有趣,就拍下来了。

一直都记得去年12月的天空,上海持续半个月浸泡在浓密的雾霾中,其中12月6日污染指数超过了500,那段时间心情异常压抑,这种状况让我重新思考对城市的选择,那一天我对上海的态度动摇了,这也直接影响了我接下来一年的选择。上图摄于1月19日,当天污染指数237,补充一句,这是张彩色照片。

在浦东做项目的这一年,通勤靠636路公交车,这趟车经过有着“上海回龙观”之称的“玉兰香苑”,空车开进小区,如果你没座,至多两站就能体验人肉悬浮的快感,要提一句,公交车要在小区里停七站。上面两张照片拍于中国平安后台服务中心门口,每天要跟他们上万后台客服挤在一块上下班。

过年了,回家了,本以为可以呼吸清洁的空气,等待我的是整整7天的雾霾、沙尘、雨雪。上图摄于从开往家乡的列车,窗外是黄陂木兰湖景区雾霾下的群山,倒是有了水墨的意境。

树下的这个男孩是亲戚家的邻居,有智力障碍和唇腭裂,有人会欺负他。

第一次坐武汉的地铁,用的B型车,编组车厢也不是特别多。除了不满意车票设计(嵌入了RFID的塑料币,使用不便),其他都蛮好。当时还没有安检一说,只有抽检,据说后来在“网友呼吁下”设立了类似京沪的安检制度,我对此的看法是:没有实质作用,降低通行效率,出了事就背黑锅。东京纽约巴黎都没安检,为何国内的城市要安检?

返沪路上,鄂皖之界,山林如黛。

某个工作日,半边太阳半边雪。

有同学来沪,陪他从静安寺一路步行到外滩,给他讲我所知道的关于沿路建筑的各种故事,随后去了陆家嘴,次日去了1933.

那是我第一次去1933老场坊,一个光影非常美的旧时屠宰场。佩服当年公共租界工部局舍得为一座屠宰场花这么多心思,投入这么多资金。

陌陌广告里的台词,“每天一个人穿行在这个城市里,和家乡唯一有连接的地方,就是上海的热干面店”,在张江镇发现了一家热干面店,如以前若干次那样,我去尝了——还是不够地道:放了不该放的原料、用了不该用的餐具、泡了不该泡的面,唯一让人欣慰的是店家没有“帮”我把酱拌好,在湖北,热干面是应该自己拌的。模拟度65%。

虽然拍过许多照片,但没几张照片里有我,决定给自己拍张照片。脚架支好,手动调焦,握着遥控器,盯着屏幕里J.J.G的《用户体验要素》,拍了这张被用于微信头像的照片。

一次下班坐636回家,看到这位姑娘,觉得好看,就拍了。

因为项目的原因,我回长宁办公室工作了两周,正恰春暖花开的季节,庭院的枫树在午后的斜阳下格外好看。

服役4年的MOTO Q8在去年年底坏了,重新用起了大一买的黑白屏W156,几个月后发现这部手机拖累了我的工作:我没法及时参加工作讨论,没法及时看到邮件,没法测试各种App。于是决定再买一部智能机,虽然我喜欢黑白屏的简单纯粹——它能让你集中注意力看书、工作、娱乐。考虑到下半年会出新一代iPhone,我买了那时新发布的NOKIA X,因为它非常便宜(600+),支持双卡双待和3G上网(办公室无法上外网),在额外买了张包6G年流量的联通3G SIM之后,大部分需求都被满足了。在这部手机出现之前,从来没有想过自己会成为NOKIA和联通的用户。

三个月后惊讶地发现自己和这部手机的交互设计师成为了同事,在跟她聊过之后才知道为什么这部手机会有某些体验方面的问题,一件产品的品质不是设计师能够完全掌控的——战略决策、成本约束、项目中其他stakeholder的表现缺陷都会改写一件产品的命运。

下半年我如约入手iPhone 6,NOKIA X从此成为专职3G移动路由器和GPS记录器。

清明节,一个人骑车去了海边。因为有长江在此入海,上海的海非常浑浊。上图摄于人民塘路外的防波堤。

其时MH370刚出事,坐在海边的大石头望着不断降落的飞机,感觉怪怪的。

在浦东的住处略尴尬,去地铁站要在工地沿线走17分钟,所以“进城”一般坐专线公交车,一次坐着专线回浦东,拍了上面这张照片,我们都是乘客,穿梭在时光中。

小区附近的路桥,两侧路灯相互投射,画面几何感不错

四月底回了趟家,先在武汉住了几天,去看了光谷开发区,还有汉口的老城区,相关内容详见《汉口杂谈》

自出省上学、工作至今,近六年没经历过家乡的春天。

老家最吸引我的是群山,在山里听虫鸟叫是一件叫人非常放松的事。

家乡以前水草丰美,近年因为气候变化和人为因素,水少了很多,有时候饮水都没法保障,不过还好,国务院批准了丹江口水库引水工程,虽然中央财政一分钱不拨,但能批准我们跟北京人喝同一个水源的水,还是要感谢的……

相关内容请参考《有绿才是春》

在一号店买零食,获赠一听饮料,味道非常棒,今天一开始还想不起它的品牌,后来才记起貌似叫Seven Malt,上网一搜,没记错,中文叫“7棵麦”,品牌设计有问题,记忆成本太高、不够响亮。另外,我发现快消品的渠道建设太重要了,之前在超市找过它,但没看到过。

一天骑车经过浦东的景明路,感觉太像老家的省道了,于是停车拍照。

在徐家汇和朋友吃过饭,坐在上海六百门口的条凳上聊天,拍到了上面这张照片,不喜欢这双鞋,但随着初夏微风摆动的裙子是真好看。

这个时候我已经辞职了,几天之后正式离职。将要去一个新的地方做自己想做的事。走之前用行内的电脑画了一张壁纸,以描述当时的感觉。我走后,这台电脑被送回设备房,清空了数据,这张壁纸应该已经不存在于这个世界了。

对于前司,还是很感激的,能让我接触如此难得的项目,刚进项目组的时候小刚手把手地带,两个人经常晚上八九点还在办公室分析页面讨论问题。

浦东的住所在一楼,小区里有只猫经常跳到窗台上往我房间里凑,窗户开一道缝就会拼命往里钻。我下班回来它会主动围着我转圈,可能是太饿了。我专门给它买了鱼干,遇到它就给它喂一点。也不知道它现在怎么样。这是最后一次喂它的时候拍的。

从外面回来路上经过马家浜,河堤上满是小螃蟹,抓了一只回来把玩了一晚,第二天去杭州前原地放回。

离职后去杭州小住了几日,除了市内交通不便,其他都好。

离开上海的时候换了用过半年的空气净化器滤网,左新右旧,供大家参考。这半年再也没有因为雾霾早晨咳醒,即便在爆表那天也是。

出发那天上海天气很糟,重度雾霾+雷电暴雨,幸运的是飞机在雷雨间隙顺利起飞。

飞机飞到黄淮一带,下面的空气开始变得纯净,到京津一带的时候可以用crystal clear来形容了。随后的几天空气质量一直维持在“优”的状态,北京似乎在用最温柔的一面迎接我的到来。

公司为我安排了一间四合院厢房作住处,在北京的生活就此开始了。上图摄于抵京后的第一晚,邻居Albert、Leo和Daisy都不在,一个人在四合院看着夜空里的流云。

周一入职eico design,一家我不能再熟悉的公司,从05年开始关注Rokey的博客到现在快10年了,看着这间公司从无到有。遗憾的是我虽然很早就知道UX这个行业,但真正走上这条路前走过太多弯路。作为学生有一个视野开阔的领路人还是很有必要的。我很幸运,能在转型的关键时候遇到Omega, 感谢。

这里的办公空间超级棒,身处1200平米的大平层办公室,觉得非常自在,不会有任何压抑感。夕阳西下,金色的阳光从西边的窗户投射进来,整个心都被点亮了。

这里的同事很棒,专业能力很强,人也nice. 大家爱好也接近。

相当一段时间我和同事都坐5号线上下班,通过驾驶舱有窗的安全门可以拍出很好玩的照片。

经Rokey推荐,去了侨福芳草地购物中心,这座位于朝阳东大桥的购物中心把当代艺术融入到商业空间,创造出一种新的购物体验。下面的三张照片是顶楼艺术品展示空间里陈列的装置艺术品,现场效果非常酷。

乘地铁下班会在北新桥站出来换公交,站外就是著名的簋街,这里除了各种餐馆,还有一些其他好玩的店,比如这家理发店,理发师在为顾客打理头发的时候像在制作一件艺术品,动作也有一定观赏性,遗憾的是没有抓拍到最好的瞬间。

走出四合院所在的胡同就是鼓楼东大街,不得不说以前对北京太无知,稍加调研才知道钟鼓楼-鼓楼东大街这一片是北京老城非常重要的商业区,1271年建元大都的时候就有这条街了,属于“前朝后市”中“后市”的重要组成。

住所离著名的鼓楼只有三分钟的路程,下班后我们会到鼓楼附近买北京小吃作晚餐。特别要提一下鼓楼东侧的姚记炒肝,真是低调又地道的好店,物美价廉,一份炒肝只要六块钱,我经常只点一份炒肝外加俩包子,总共才九块。在这家店吃了俩月才知道美国前副总统拜登和前驻华大使骆家辉曾经光顾过这家店。

附近胡同出来“遛弯儿”的膀爷。

我跟Daisy说,小院里面有树、有花草、有金鱼缸、有弹吉他的Leo,如果再加一只猫就齐了,没想到她过了几天真的从外面领了两只奶猫回来。刚来的时候只有一小团,简直萌出血……

每天早晨开门就能看到门前的金鱼缸。一场夜雨过后的睡莲布满晶莹的水滴,两条金鱼在水里漫游,一天就这么开始了。

正在弄猫的Daisy,这只是老大,可调皮了。上面这张是满月左右的时候拍的,下面这张是半个月之后的样子,营养充足,长得特别快。一直担心两条金鱼的安危,不过至少到我离开北京的那天,它们还健在。

公司会定期组织大家参加文艺活动,上图摄于五棵松体育馆,VGL (Video Game Live) 2014北京音乐会,出演的艺术家演奏了经典动漫/游戏中的配乐和主题曲,很难想象若干年后的今天能在北京听到以前玩过的游戏里原唱歌手在自己面前现场演绎。

8月的一天,小院Barbecue~

一天下午在房间看书,回头看了一眼窗外的天,阳光穿过盆栽的叶子产生的光斑非常漂亮,于是就拍下了。

每次到北京有空都会去国家博物馆看看,『古代中国』作为国博的基本陈列虽然看过多次,还是不禁一次次走进去细细品味。

夏天恰好有来自家乡文物的专题展『江汉汤汤』,其中的压轴文物是湖北省博物馆的镇馆之宝【越王勾践剑】,以前去省博观展,恰逢越王剑出差,这次能在北京遇见,必不想错过。

为了表现它的锋锐,一度有冲动入手一只蔡司镜头。

上书铭文:钺王鸠浅,自乍用鐱。

我以前做过工业造型,在做造型设计的时候心里会有一种“运形”的情绪,在这种情绪的控制下通过手里的笔把造型表现出来,看到这些古代的工艺品不禁揣摩那些匠人在做造像的时候是怎样一种心境和心态。

小院离景山只有十来分钟的公交车程,一次我甚至早上去景山拍了故宫然后下山去上班,这种体验太奇妙了。

中秋节登景山,天气特别好,可以一眼看到西山。上图是北海方向。

向正西方看,可以看到北海公园的白塔、远处的中央电视塔。

随着太阳的一点点下沉,天空的颜色从平淡的蓝色向艳丽的红变化。

随着天空的颜色越来越华丽,观景的游客不断发出惊叹声。

日落后的京西,可以看到西城区的金融街。

秋天不知不觉来了,藤蔓的叶子开始发黄。

买面条的小姑娘。

北京是一个特别穿越的城市,在一些地段,百米街道里可能压缩了从元代到现代的元素,元代的栏杆、明清的建筑、民国的老店、计划经济时期的门面、改革开放后进入国内的洋快餐,相互交错穿插,特别具有冲击力。

鼓楼旁边就是钟楼,觉得特别像动画片里孙悟空变成的庙,两扇窗像两只大眼睛。

国庆期间胡同里家家户户都要挂国旗,居委会的要求。

后来发现坐公交车上下班体验更好,而且只要四毛钱,所以就改坐公交上下班了。上图摄于每天等公交车的站台。

而这种畸形的价格将在今天夜里成为历史。感觉多数北京人非常反感调价,我的观点是,远远脱离市场供需的定价会催生畸形消费,畸形消费是对资源的浪费,而且从公共财政讲,一座城市的财政预算是有限的,当公共交通因为畸形的价格造成巨额财政亏空,就需要从原本要用于教育、医疗、基础设施建设等等方面的资金里抽取一部分用于填坑,而随着北京地铁越修越多,这个坑会越来越大,如果再不尊重市场规律回归合理价格,总有一天会拖垮公共财政。

随着秋天越来越深,雾霾也越来越频繁地出现。上图摄于10月10日的北四环,此时污染指数352,此前一天的峰值达到423.

随着北京任期的结束,我回到上海开始投入eico design上海办公室的工作。随着上海各个项目的推进,我们需要更多的朋友加入进来,如果你对eico上海公司感兴趣,欢迎提交简历与作品集申请,我们正在招聘交互与视觉设计师

回到上海,只用了一天时间就在徐汇找到了合适的住处,如我之前希望的,我想要一个在浦西有飘窗的房间。站在窗前,我能看到从浦东陆家嘴到徐家汇、静安南京西路、长宁龙之梦在内的大片高楼。

站在高楼上可以看到一些有意思的景象,比如上图的内环高架,晚高峰非常堵,大家都往上面涌,结果高架下面车很少,反而比桥上快很多。

一次见朋友的路上拍到的,看样子是爷爷和孙女在一起玩iPad,两个人都很开心。一个产品如此成功地融入了人们的生活。

8月就买好了秋冬去海南散心的机票,但在海南居然没怎么拍照片,反倒是来回路上在飞机上看到的景色比较打动我。飞行在万米高空,大气稀薄,天蓝得发黑,远远看见高悬的月球,仿佛自己已经冲出大气层。

飞行途中看到一座山,造型非常刚劲,印象深刻,回来以后根据拍摄时间和起降时间推算出大概的位置,后来还真的卫星图上找出这座山在江西上饶西北方向。

11月底去苏州探亲,匆匆忙忙在小雨中游历了苏州老城和苏州博物馆,没带相机,拍照不多。同学说苏州工业园那边的新城要比老城发达很多,对我这种在张江高科和上海市区都生活过的人来讲,这种“发达”实在吸引不了我。苏州对我而言,它的魅力就在于古老的吴文化,在于老城那普普通通的白墙灰瓦和小桥流水。

前不久去听了Apple年度App『榫卯』的作者孙勇先生应邀来沪做的演讲,我知道他多年,今年突然发布了这样一款极具人文情怀的App,非常意外,当我转载他微博的时候评论“做App,不一定要有神奇的功能、花哨的界面,有时候一个质朴的诉求,再加上勤勉的努力,一样可以做出让人怦然心动的产品。”后来发现他的助手,也就是榫卯App建模师的小飞居然是前同事在北京读研期间的舍友,世界真是太小了。

12月24日,平安夜,下了班去楼对面的圣依纳爵天主堂(St. Ignatius Cathedral, 又称徐家汇大教堂)参加活动,听完主教的讲话就回家做文档了。希望明年能有时间参与完整的平安夜活动。

这就是我的2014年,一个充满了变革和奔波的一年。非常幸运遇到了这么多新朋友,感谢你们。

希望来年项目顺利进行,自己能有更大的飞跃,产出质量更高的设计,也希望有更多优秀的新同事加入我们上海办公室。